卖100台机床不如离婚炒房,DMG关闭上海工厂!

来源:2018-06-14 10:04:08

点击上面蓝字“多方炮” 免费订阅


近日,在中国知名度最高的机床品牌德马吉(DMG)机床关闭了上海的工厂,因为辛辛苦苦做100台机床,并苦哈哈地卖出去的利润,还不如离婚炒一套房!


“也许再过一年两年三年五年,当我们的孩子们长大的时候,知道他们的父母在某一年曾经为了买一套房子要去办离婚证,他们会怎么看待我们这个时代呢?


眼下的经济,主要靠炒房。眼下的指数,主要靠银行。宏观经济分析的都知道,精密机械加工是经济最好的先行指标。DMG上海被腾笼换鸟的新闻告诉了我们经济经济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




当地产泡沫继续裹挟着所有人滚滚向前,不少还在做实业和制造业的人们纷纷幡然悔悟,弃暗投明加入到炒地产的大潮中。毕竟,呆在厨房里做蛋糕的就是傻子,冲到客厅里抢蛋糕的是聪明人,一边抢蛋糕吃一边靠近门口还把蛋糕递出去的那叫远见!就是先定一个小目标,赚他一个亿的那种远见!


在中国知名度最高的机床品牌,不是沈阳,不是大连,也不是马扎克,而是德国品牌德马吉。德马吉是由德克尔、马豪、吉特迈、森精机等四家著名的机床企业重组而成的一家国际品牌机床企业。德马吉机床做工精良,外观极为漂亮,是每次大型机床展会上最靓丽的风景;德马吉的广告视频高端大气,削铁如泥的磅礴气势令无数菜鸟惊为天人,一时间,嘴里吐不出德马吉三个字,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干机械的;一些愤青甚至频频晒出德马吉的加工视频来羞辱国产机床,作为国产机床落后世界一流水平一百年的铁证。


德马吉数控宣传视频,震撼人心!

 

现在看来,2016年机床行业最大的新闻不是呼和浩特环球停产,也不是长沙机床厂倒闭,而是德马吉关闭了上海工厂。这是不是意味着高端机床和进口机床的好日子也到了尽头?


为什么?低利润、高费用是德马吉的死穴,当年,德克尔、马豪、吉特迈三家因为这个原因重组,2013年,也因为这个原因,德马吉和森精机重组。现在,同样因为这个原因,德马吉上海工厂关闭。


德马吉是这样说的:近年来由于国内外经济增长趋势的下滑,市场每况愈下,公司一直面临低产能利用率、高通货膨胀,日益增高的生产成本以及日益降低的市场需求等众多严峻问题,这些问题已导致公司发生巨大的长期累积亏损。


不赚钱的企业是不道德的,本人看来,德马吉在中国的另外一家工厂:天津工厂,也危在旦夕。


但是,德马吉对员工的补偿还是比较靠谱的,严格遵循劳动法的规定,上海松江区劳动人事部门的担忧有点过度了。


以下是德马吉的公司简介,字里行间透露着一股牛气和优越感:


德马吉是世界最大、最先进、机床种类最多的机床制造商,在全世界和中国的制造业具有最广泛的用户群体,没有任何一家国内外机床公司在这方面能与德马吉相比,德马吉的用户遍布中国每一个机械加工制造行业。德马吉在中国的近万台加工中心是中国工业企业科研、生产的重要设备,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巨大贡献。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现代化急需提高制造业水平,对德马吉机床的需求愈来愈大。中国现代化的飞机、运载火箭、船舶、高铁及动车、汽车、各种家用电器、通讯设备、医疗仪器等的许多关键零部件都在使用德马吉机床制造。


中国政府要求西方国家开放对华高技术出口,重点之一就是要求德国政府放宽德马吉机床的出口管制。没有任何一家国内外机床公司能替代德马吉在全世界和中国制造业中的地位和作用。


德马吉生产的立加、卧加、三轴、四轴、五轴、以及车铣复合加工中心、超声/激光加工中心机床代表国内外机床行业的发展方向和最高技术水平。


而机床行业普遍处于低迷期是不争的事实。从目前已经公布的半年报显示,2016年上半年机床上市龙头企业几乎全军覆灭,普遍亏损。其中行业领先企业沈阳机床上半年亏损4.44亿,秦川机床上半年亏损0.55亿,华东数控上半年亏损额也达到0.54亿元。创建于1912年的长沙机床有限责任公司近日则在长沙晚报刊登新闻,宣布与全体员工解除劳动合同,更是引发机床行业震动。


比特港大数据友情提示你,近期的潮流就是:离婚关厂去炒房,不信? 看过去一年三次离婚潮和三次房地产热潮的关联度吧!


最近,上海更是上演了让人拍案惊奇的场景: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儿子儿媳,愉快的来排队离婚。据说在民政局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同志也长见识了,从来没见过这般盛况,一天离婚108对,对对很开心!

 

上海人因为担心楼市调控成真,离婚买房人士挤爆了民政局。人民如潮涌,徐汇区婚姻登记中心不得不采取“熔断措施”:办理离婚登记人数众多,已超出我中心业务接待能力,请改日再来。


我们唯有离婚才能实现“让你过上好日子”的承诺。顺便证明:感情不好,谁敢来离婚!

 

那北京呢?

北京大抢房:错过以后再也买不起!


来源 | 界面


8月最后一个星期六早晨,北京门头沟。西六环边上电建·金地华宸的售楼处外,红色临时大棚下面,密密麻麻坐着四处聚拢而来的买房人。他们手里都拿着一个红色的号码,等待着开发商叫号进售楼处选房。

售楼处门口,几位保安竖起栏杆严阵以待。他们身边立着一个红色的销售价格表,上面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本次开盘每套房子的面积和价格。夏末清晨的太阳光从楼宇间的空隙中斜射下来,光柱子落在价格表晃动着的几颗焦虑的脑袋上。


满头大汗的购房者们大清早就赶到了西六环外。到了售楼处门口,气也不透一口,便来到价格表面前占卜他们的命运。“这是打完折后的价格吗?单价都快到6万了,是不是又涨价了。”一位五十多岁的买房人看着价格表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先别管价格,看看这几百号人抢一百套房子,能买到房就不错了。”戴着眼镜的林东(化名)一边回答,一边在楼书上抄写心仪的房型。

十几米开外,一位穿着红色T恤的男销售拿着扩音器循环播放:在里面的选房时间只有一分钟,一定要多选几套房,作为备选!


“这市场,客户抢800万一套的房子,怎么跟抢白菜一样!”一位女销售忙着用手机拍照,她在微信朋友圈里这样写道。

这个市场是北京。在过去的八个月里,这座全国住房矛盾最突出、房价最高的城市,只推出了七块住宅用地。为了不出地王,政府一直压抑土地供应,统计数字上,北京的房价均价被自住房和保障房拉低,而实际上,商品房市场已经一房难求,房价像关在笼子里的野兽。



政府“掩耳盗铃”,开发商们则信心满满“北京一供地,肯定出地王,房价还会有一波涨幅。”一位房企营销主管也在不停劝同事赶快买房。

门头沟往北二十多公里,北五环外的昌平区北七家,万科翡翠公园的售楼处门口,一位五十多岁的阿姨正情绪激动地跟销售员争论。今天是接受排号的最后一天,开发商规定下午三点截止排号,多一分钟都不行,这位阿姨来晚了没排上号,烈日下,她手里20万元现金的袋子越发沉甸甸。

最便宜的户型700万元一套,然后是900万元和1200万元两个叠拼户型选项,这个楼盘更加被看好,林东身边不少同事、朋友都来排号了。过去几个月,林东们惊慌地发现,已经找不到看空北京上海深圳房价的人了。自中国2014年11月进入降息通道后,一系列宽松举措刺激了住宅成交量。过去一年中,北京的新建住宅价格跳涨了21%,天津上涨了16%,深圳在过去一年中甚至飙升了60%。


而在上海,为了规避传说中的“严厉限购”,市民们都凌晨两点起来排长队离婚。徐汇区婚姻登记中心甚至因为超出了接待能力,不得不限号离婚。在8月30号这一天,上海一手成交历史性突破了2000套,达到2139套房——这几乎是过去一个月的成交量。

实体不振,所有的钱都在流向房地产业。中国前七个月个人住房贷款增加将近3万亿元,住房与土地开发贷款将近4000亿元,房地产贷款合计在3.4万亿元,占前七个月中国各项贷款增加额8万亿元的42.5%。

狂热的情绪传导下,人们似乎对数字失去了感觉,再多、再贵的房子推出,总是一抢而空。


北京市朝阳区不动产登记中心的过户预约号已经炒到了1500元钱一个号,还得预约到一周后。几天前北京南四环外一个1990年代的小砖楼,报价5万元一平方米,链家房源上线当天,这套房子被看了26波客户,签了八个意向金,前三名的意向金交付时间一模一样,最后只能以秒计算先后顺序。

这哪里是买房子,简直是抢房子。




没有人不谈论房地产,整座城市已经没有办法好好生活。林东的老婆从事娱乐业,最近三个月她已经听到两个一线小鲜肉明星默默感叹买不起北京的房了。林东的朋友则刚把自己手里三套郊区的房子卖了,买了西城实验二小附近一个50多平方米的学区房,一平方米18.5万元。

“最近怎么还不去买房?”他问林东。


“我有一套小房子自住了,再买一套压力多大呀,而且我手里只有60万现钱。”

“60万还不够吗?!张峰买1000万别墅的时候手里只有10万块钱!其他都是借的。做个首付贷,办几张信用卡做循环贷就行了。你得离婚?赶紧离呀!弄出个名额出来买房!几百万,上千万的房贷如何还?还需要考虑吗?房子一定涨的,到时卖掉就得,还怕还不起?电建·金地华宸、翡翠公园这周就开盘了,赶紧去排号,不管怎样,搞一套房,胜过上十年班!”


他严厉教育林东:这个年代不会借钱,只会辛勤工作靠自己收入挣钱存银行,你的“毛爷爷”真的变“毛”爷爷。之前你炒房的机会都错过了,再错过你以后恐怕再也炒不起了!

错过以后再也买不起,一两套房子的差别就是天堂和地狱的差别。过去种种错过的教训、宽泛的流动性让整个城市的中产阶级都在疯狂加杠杆,借钱买房。


林东一个同事没有排上电建·金地华宸,转头就去万科翡翠公园排了一个号。900万元的叠拼,首付300万元,他手里只有60万元。林东和他整天都在讨论去哪整剩下的两百多万元?结论都是银行贷,一年6个点利息不算什么,反正过两年交房涨起来又能卖掉挣钱。

当然,首先是要离婚,而这已经算不上是问题了,问题也不是买什么样的房子,而是能买到房子。

市场留给林东们的选择也不太多,过去几个月,北京住宅市场月度开盘量始终维持在低位,大部分房子都在1000万元以上。今年北京仅供应了七宗土地,纯住宅面积仅38万平方米。这意味着明年北京楼市住房供应量仍将持续下降,房子越来越少,越来越郊区,照现在的速度,新房只够卖四个月了,房价上涨似乎真的是大概率事件。

8月底,电建?金地华宸开盘了。在看了几个附近楼盘后,最终下定决心要买位于门头沟新城的电建·金地华宸的林东,对于当天的现场仍没有心理准备。看到等待摇号的400组客户,他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这个盘第一期3号楼只有156套房子。


按照之前摇号顺序,抽中的每五拨客户依次选房,林东幸运地排在第12拨。“进入一看销控表,70%以上的房子都贴上了红色的圆贴,标明已经出售了。”心仪的户型早已被人捷足先登,只有一分钟选房时间的林东,只能在剩下的户型里随便挑了一套144平方米的四居室,打完折总价750万元。




七八百万元一套的房子,只有一分钟时间选择——这或许并不比买白菜更慢。林东不知道,在他前面一组的两个客户,为了挑选一套118平方米的三居室,当场在售楼处里打了起来。他们就像参加了一次“轮盘赌”一样——作为奖赏,中奖者才有资格掏出至少七八百万元巨款,购买均价5.5万元一平方米的房子。

从选房区出来,拿着房号的林东奔向签约区。银行卡刷卡时的“滴滴”声,在售楼处里此起彼伏,买到房人们发出了如释重负的苦笑声,还没买到的则是在售楼处外面继续焦急地左顾右盼。

买房人辛苦赚来的的钞票,都梦想着换一张A4大小、格式统一的房屋合同,而且命里注定,只能拿出来换这么一张房屋合同。

从签约区刷完卡出来,林东在售楼处里坐了一会。相识的,不相识的,落在同样的命运里,大家又不由得打开了话匣子。


“你买的多大的?”

“买的118平米的三居,你呢?”

“144平米的四居,你投资还是自住?”

“投资。去年炒股票被割韭菜了,今年乖了,看门头沟火,就来买房了。今年北京可涨了不少,不过门头沟地铁明年一开通,长安街西延长线一修好,这盘估计得往七万上涨了吧,我决定搏一下。”

“恩,没想到门头沟房子都要这么贵了,700多万呀。去年深圳涨,今年是上海,明年会是北京吗?”

发泄一通后,大家各自散开回家。林东开着车驶上阜石路上,表情并不轻松,他要在半个月内做两件事情:离婚腾挪出一个买房资格,借150万元首付款。

而电建·金地华宸售楼处里,工作人员正在拍合影庆祝这场热销:40分钟内卖光156套房子,一分钟4套房的速度刷新了北京今年开盘速度记录,一栋楼卖了13亿元。


但是,这些销售员紧绷的神经也不能放松太久。过不了太久,楼盘的另外两栋楼也能拿到预售证,又会有一大批买房人来到这里聚集,售楼处里还将上演同样的故事。而这样的故事正每天在北上深轮番表演。



延伸阅读:

震惊 | 中国富人为何猴急地疯狂逃窜?

当一个社会里,制度性的贫困尽极可能降低,因此穷人不会失去自尊,而只会获得更多关爱与保护。


阻碍个人奋斗的权力藩篱被拆除,获得财富的手段,是通过劳动创造而非权力垄断,因此有钱人能够获得足够的安全感。 






古贺千代树,远道日本的朋友,来北京看我。我们已经两年没见面了,他的中国话还是没多大进步。不幸的是,我们这边还有个美国佬陪客,所以交谈时那叫一个费劲,中国话,日本语,英语混在一块,吃顿饭就象是打了场国际战争。

古贺先生说:其实我也是中国人,我的家,是1200前,刚刚搬到日本去的。我的姓,就是两个中国姓的组合,古姓和贺姓。

不是吧?有这么套近乎的吗?1200年前时……恰好是大唐帝国安史之乱,那时候搬家,能理解,能理解。

我问古贺先生,这两年收成如何呀?有没有上个台阶。

这家伙显然一直在等我这句话,就见他眼神一亮,腰板挺直,大声说:我很骄傲,我为我们国家,做了点贡献的。今年我为我们国家,交了很多很多的税!

他毫不掩饰甚至很急切的自豪感和尊严感,让我们很受震动。

古贺先生很爱他的国家。而且他爱国的方式,与我们在中国见到的爱国行为,有明显区别。

古贺先生是创办企业,帮助社会解决就业问题的同时,向他的祖国缴纳大笔的税金,这对他来说是极光彩的爱国举止。咱们这边……唉,中国的爱国成本极低,你可以挎着日本的佳能相机,去砸邻居家的日系车,这就是爱国了。也可以登泰山而小天下,扒掉一个逗逼穿的日本军国T恤,这也可以。

中国式爱国,门槛极低。最大的特点是智力含量不高,能打善骂,差不多就是个爱国者了。

日本这边的爱国,就有点难度了。

在我们的网络上,能够见到大量的爱国人士,但从未听他们哪位说过:我为国家交了几千万几千万的税,解决了多少人的社会就业问题,所以我爱国……

在中国,有资格象古贺先生这样说话的人,不是没有,但更多像是沉船上的老鼠,正向海外狂奔移民——据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编制的中国“移民蓝皮书”透露,中国海外移民存量已达到934.3万人。移民人数接近千万!

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是传统的移民国家,也是中国新移民的主要目的地国。2012年,在上述4个国家获得永久居留权的中国人分别为81784人、33018人、29547人、7723人,总数为15.2万人。此部分所说的中国人均指来自中国大陆的中国公民。

这其中,中国投资移民人数迅速增长。截至2011年,个人可投资资产超过600万元的中国人,在中国拥有约33万亿元的资产,其中2.8万亿的资产已经转移至海外,约占中国2011年GDP的3%。

这个数字告诉我们,在中国,象古贺先生这样的有产者,企业家,或是和古贺先生一样,多是外国人。又或是正排队办理手续,很快也会成为外国人。

难怪我们的爱国者们,从不敢说自己为国家交了几千万几千万的税,感情是贫贱不能移,剩下来的苦呵呵,穷得只剩下爱国的能力了。

饭局上,有个朋友问古贺:你对你的国家满意吗?

古贺先生立即高声说:满意,非常满意——这句中国话,说得字正腔圆,掷地有声。感觉这应该是他常用中国话。

他满意,他自豪,所以他是不可能突然移民跑掉的,不会逃离日本。

——那么,中国那一千万跑掉的有产者,他们又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我很好奇,非常想知道答案。

移民去海外,那地方就不神经吗?

其实,真正移民到了海外,才知道家园的可贵。只有在海外承受过生存之艰的人,才有资格评说移民的苦涩悲喜。呆在国内只凭想象,是无法感受到那种萍飘无根的凄凉的,完全异质的文化,不属于自己的历史,被隔绝在主流生活氛围之外,第一代移民只是寂寞的肥料,铺陈于远方的土地,为下一代人的成长提供养份。只有在回顾故国之时,或许会稍微找回点存在感。

那他们为什么还要移民呢?

朋友给我转过来一份文件,是个留在美国的博士,名叫常青。起初他在佛里里达州,这个地方不征收车辆财产税。但后来他搬家去了密苏里州,他开的那辆破车,就必须要交车辆的个人财产税了。

他的那辆车,官方折价为3430美元,实际上在市场上的价格远高于此——但这个数字对他有利,因为他要按这个基数打税,当年要交346.99美元。次年车价折旧更低,要交的税也更少。

让他新鲜的是——在税收单据上,详细地列出了他所交纳的税款,将会用在哪些地方。

以下是税收单据上,罗列的该项税收的具体使用分配:

密苏里州圣路易县政府1.03美元(0.3%)

县医疗基金4.80美元(1.4%)

县立公园维护1.72美元(0.34%)

县退休证券(当事人也不清楚这项用途)0.96美元(0.27%)

道路与桥梁3.60美元(1%)

圣路易社区大学7.55美元(2.2%)

特别教育42.53美元(12%)

动物园与博物馆9.59美元(2.7%)

县立图书馆7.22美元(2%)

市学校217.64美元(63%)

地铁、地下通道维护3.00美元(0.8%)

下水道系统3.43美元(1%)

市政府33.48美元(9.6%)

(为穷人提供的)免费食宿工作间3.09美元(0.9%)

县的其他用途费用6.85美元(2%)

税单显示,近63%的个人财产税,用在了当地教育事业上,即为当地中小学校所有。另外还有12%的税收用在了当地特别教育事业,如成人职业教育等等。这两项加起来,占到了个人财产税的四分之三。

转给我这份税单的,也是位海外人士。他问我:在这个国家,你同样也是位纳税人,你们的口号是:依法诚信纳税,共建和谐社会。我问你,你这位守法的、诚信的、和谐的纳税人,你交的税用在什么地方,你知道吗?又有多大比例,投入到教育上?

……我无语。

他说:其实,大家只是,想活得明白点。

在古贺身上,我们看到个听说过,没见过的东西:民族自豪感!

这种民族自豪感,来源于内心深处的疚谦。

古贺先生说,他对他的国家非常满意!就是因为他处在前一种情况之下,公务行政体系的不规范行为,对他造成困扰极有限。他需要的只是通过自己的人生努力,证明自己。他完成了这个挑战,因此感受到极大的自豪。

国家给了他公正的发展环境,他还给了国家不菲的人生成就。这是他自豪的理由,而这种自豪,是真切的、发自内心。

当一个社会里,制度性的贫困尽极可能降低,因此穷人不会失去自尊,而只会获得更多关爱与保护。阻碍个人奋斗的权力藩篱被拆除,获得财富的手段,是通过劳动创造而非权力垄断,因此有钱人能够获得足够的安全感。

此外还有,学术界尽管不是净土,但至少不会有文化官僚神经呓语,散布撕裂社会的原始斗争观念与仇恨毒素。等到了这个时候,不需要任何人刻意提醒,民族自豪感与尊严感,自然就会在每个公民的心中产生,并牢牢扎根。


看了又看

猜你喜欢

110万元 (暂无)㎡

240万元 (暂无)㎡

245万元 (暂无)㎡

240万元 (暂无)㎡